<b id="bgw1i"><noscript id="bgw1i"><delect id="bgw1i"></delect></noscript></b>
<rt id="bgw1i"></rt>
    1. <cite id="bgw1i"><noscript id="bgw1i"></noscript></cite>

      <tt id="bgw1i"><span id="bgw1i"></span></tt><rp id="bgw1i"><nav id="bgw1i"></nav></rp>
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頁  >  萌妹紙  >  神話  >  妖怪信使  >  第七十八章 亂斗

      第七十八章 亂斗

      2918 2018-12-27 09:57:01

      菖蒲的思緒依舊有些恍惚,總覺得那抹黑影不斷地在自己眼前串來串去,生怕自己手里的冥鳳鞭會不小心傷到她。

      她咬了咬牙,硬生生將已經打出的冥鳳鞭拽了回來,隨后手腕一抖,冥鳳鞭卷起一個陶泥兵飛了出去。

      可是這樣,根本無法傷到陶泥兵一分一毫,被扔出去的陶泥兵很快又站了起來,舉著手里的矛往這邊飛了過來。

      見菖蒲又怔怔地站在原地,鳳折抬手,長劍頓時穿過一個飛過來的陶泥兵身體,隨后劍身一轉,陶泥兵的身軀頓時被劍氣震得粉碎。

      他猛地回頭,看向身后的菖蒲。

      “你在發什么愣啊!你該不會以為把他們扔出去,他們就會乖乖回魔界吧?!”

      菖蒲被他這么一兇,頭低了低,可是那道黑影,還是不斷地在眼前閃過。

      魔界的入侵者除了少量是真真的活物外,更多的是陶泥兵,可是這陶泥兵哪怕被劍貫穿了身體,只要不是被劍氣震碎,那么只要有魔力注入陶泥兵的身體,那么那些倒下的陶泥兵便會源源不斷地站起,時間一長,眾妖的體力也開始跟不上了。

      陶泥兵手里的矛一起一落,不少文臣頓時化作一道銀光,消失在空氣中。

      地上殘留的衣物越來越多,眾妖的數量卻越來越少,眼前除了魔界的敵軍,就只有看不到盡頭的鮮血。

      在第若干次替菖蒲除去敵軍后,鳳折的意識也跟著渙散,一個失神之間,一把劍從身前刺來,直接貫穿了鳳折的身體。

      “嗯哼……”鳳折悶哼了一聲,牽著菖蒲的手也跟著松開了。

      他猛地揮手,將那把長劍斬斷,眸子微凝,腳下的步子卻忍不住踉蹌了一下。

      “鳳折!”

      菖蒲的驚呼引起了不遠處斬影的注意,斬影一刀將眼前的敵人劈得粉碎,爾后往這邊趕來。

      “陶泥兵太多了,根本打不死,退!先撤退!”

      人群里不知道誰喊了這么一聲,眾妖一邊抵御著眼前的敵軍,一邊往身后的議事殿退去。

      白河的手一抬一放,數根銀針往周圍的敵軍飛去,他腳步輕點,也跟著往這邊飛來。

      “不行,我們每退一寸,敵軍就往前進一寸,即便我們躲到議事殿,那也只是死路一條。”

      斬影看了看身旁煞白著一張臉,胸前還插著半根短劍的鳳折,咬了咬牙,“老白,無缺,離恨,布結界!能撐多久撐多久!我們的援兵很快就到了!”

      話音剛落,另外三個護法便紛紛擺脫了眼前的敵人,往斬影這邊趕來。

      斬影雙手合十,左手的手腕一轉,一道藍光緩緩在他手中浮現,白河、無缺以及離恨的手也接連打到了斬影的身上,斬影合十的雙手猛地張開,昏暗的議事殿頓時亮如白晝,一層淡淡的藍圈也跟著將議事殿緊緊包圍,眾妖連忙退入議事殿內。

      藍圈外的陶泥兵見傷不到眾妖,也只能停在藍圈外,巴巴地看著藍圈。

      斬影見狀,這才返身關上了殿門。

      議事殿內一片寂靜,低低的抽泣聲在周圍回旋,離月和清月圍在鳳折身旁,不斷地抹著眼角流出的淚水。

      “嗚,妖王大人……”

      “妖王大人,你不能有事啊,若是你有什么事,那我,那我……”

      君蘿站在不遠處的柱子下,眼眸亂晃,不時往這邊看來。

      菖蒲抱著鳳折,片刻,咬了咬牙,將鳳折放到地下,起身解開背上的小包裹。

      “你要干什么?!”離月見她直接將鳳折放到地上,嗓音頓時尖銳起來,“我就知道你這個女人沒安好心!妖王大人都病成這樣了,你居然連抱他一下都不肯,你……”

      話沒說完,菖蒲的眼皮子忍不住往上一翻,“你閉嘴吧你,你要是再繼續在旁邊嘮嘮叨叨的,就等著看著他怎么死吧!”

      離月聽她這么一說,雖然心有不甘,但嘴皮子動了動,到底沒說什么。

      菖蒲翻找了好一會兒,幾乎將整個包裹反轉,最后才在一個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一個用花布包著的物體。

      隔著一層花布,濃郁的藥材味已經傳了出來。

      清月伸手捂著鼻子,“這都什么啊?這么難聞……”

      “好東西。”

      菖蒲的嘴唇揚了揚,打開花布,將里面的東西捏碎,撒到了鳳折的傷口上,原本還在不斷流出的鮮血頓時如同被什么東西堵住一般。

      菖蒲用花布包住那把斷劍,起身,握住劍身。

      清月看得一愣一愣的,眼睛眨巴了好幾下,才反應過來,一把將菖蒲推開,“你要干什么!”

      菖蒲一時不防,被她推了一下,踉蹌了好幾步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      屁股處傳來的疼痛,讓菖蒲也有些惱了,她的眉頭擠成一團,冷冷地看著清月,“你推我干嘛!你是想讓鳳折死嗎?!”

      清月叉腰攔在鳳折面前,“這句話應該是我說吧?你沒看妖王大人受了這么重的傷?你想弄死他嗎?”

      菖蒲的嘴角咧了咧,眼底閃過一絲冷意。

      一旁的君蘿眼珠子微微轉動,始終鎖定在菖蒲的臉上,自然也輕而易舉地捕抓到這絲冷意了。

      這菖蒲和鳳折,是越來越像了,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夫妻相?

      一想到這,君蘿的心底頓時涌起濃濃的不甘,她別過臉,將到嘴的解釋又吞了下去。

      清月看見菖蒲臉上的笑意,下意識往后縮了一下,可是余光瞥到地面上的鳳折,腳步又頓住了。

      “你笑什么?被我說中了,惱羞成怒?”

      “她是在笑你無知。”

      身后懶洋洋的聲音,接了清月的話。

      清月回過頭,看向身后的鳳折,“妖王大人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
      菖蒲涼涼地看了一眼清月,目光落到鳳折身上,有些不忍,片刻,出聲道:“這是月祭草,止血良藥,這個時候拔刀是最好的選擇,只有刀子拔出來了,傷口才能愈合。”

      這月祭草是菖蒲和鳳折離開小村莊之前,偶然在村莊里發現的,這種草可以止血,也可以用于釀酒,若是在酒里加幾株月季草,酒性會變得溫和,適合受傷之人喝。

      故而菖蒲當時隨手拔了一些塞到了包里。

      清月依舊不放心,瞪了菖蒲一眼,還想說什么,“可是……”

      “可是什么可是?你若是再不讓開,你就等著給鳳折收尸吧!”

      菖蒲的眼皮子往上一翻,打斷了她的話。

      聞言,清月雖是不甘心,也只能默默地走到一旁,想了想,又將腰間的佩劍拔了出來。

      “妖王大人若是有什么三長兩短,你就等著陪葬吧!”

      菖蒲噘了噘嘴,只當沒聽見,她伸手握住劍身,“準備好了嗎?”

      鳳折笑吟吟地點了點頭,“你可得輕點,萬一我死了,你可是要陪葬的。”

      菖蒲咬了咬牙,握住劍身的手又收緊了幾分,隨即還沒等鳳折反應過來,身子猛地往后一仰。

      “噗嗤——”

      紅色的液體從鳳折的腹部噴出,爾后血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凝固。

      菖蒲這才松了一口氣,又在包里翻出剩余的月祭草,揉碎,撒到鳳折的傷口上。

      “這下好了,你要小心一些,可別……”

      “咚——”

      話還沒說完,一個異樣的聲音從門口傳來,眾人紛紛回頭,看向緊閉的殿門。

      白河大步走上前,一把拉開殿門,只見原本已經散去的陶泥兵,居然排成了一列整齊的隊伍,源源不斷地撞向門口的結界。

      每一個陶泥兵撞到結界上,都會被結界炸得粉碎,可是在碎掉的同時,那些碎泥片會變成一道腐蝕的液體,緩緩侵蝕著湛藍色的結界。

      “咚——”

      又是一個陶泥兵炸死在結界上,結界散出了一陣白煙,外表也隨之現出幾道裂痕。

      源源不斷的陶泥兵還在繼續撞向結界,結界上的裂痕越來越大。

      還沒等眾妖緩過神來,斬影突然噗通一聲跪在地上,一口鮮血從他嘴里噴出。

      “斬影!”無缺連忙伸手去攙扶。

      斬影擺了擺手,“不礙事,只是被結界反噬了……”

      離恨急得不行,眉頭緊緊皺成一團,來來回回地走著,“怎么辦?這樣下去,結界撐不了多久的!昭月怎么那么慢?敵人都快打進來了,還沒回來?”

      斬影的臉色因為結界的反噬,有些慘白,嘴角卻依舊掛著一絲笑意,“咳咳……急什么?該來的,總是會來……”

      離恨即便再蠢,也看懂了斬影幾乎寫在臉上的那點小心思。

      斬影最大的牽掛,莫過于是昭月,如今昭月不在這,他的心頭大石自然也跟著落下了一半,即便敵軍真的打進來了,至少昭月是安全的。

      離恨指著斬影的手指抖個不停,“你,你的意思就是說,只要昭月安全,大家的死活你就不管了?”





      請輸入5到800個字

      評論 (0)

      暫無評論
      目錄
      設置
      追書
      置頂

      目錄

      設置

      • 閱讀主題
      • 字體大小 16
      • 頁面寬度 1000
      • 自動訂閱
      256彩票 www.kmrln.cn:佛冈县| www.udunuqur.com:萍乡市| www.illuminingtalks.org:栖霞市| www.aroyalhangover.com:育儿| www.tjmtw.com:水城县| www.agaogluexport.com:岳阳市| www.jnwbk.cn:游戏| www.pathsofbeauty.org:小金县| www.nbyxkg.com:政和县| www.stranded-deep.net:阜平县| www.clayris.com:石棉县| www.impresacreative.com:舟山市| www.dickalerts.com:台北市| www.g5669.com:长沙市| www.ohranabg.com:萨嘎县| www.mtpgm.com:嘉义市| www.xashanjia.com:郯城县| www.obatviagraasli.com:新晃| www.tgase.com:五常市| www.brysonadventures.com:丰城市| www.k7679.com:泉州市| www.ohhiyo.com:阳高县| www.beeyourlashes.com:方山县| www.smithbmw.com:福鼎市| www.huanhua168.com:漳平市| www.bentleybeacher.com:二连浩特市| www.sq633.com:清涧县| www.bkhlwy.com:惠来县| www.ink4arteurope.com:湖州市| www.stephanmueller.net:乌苏市| www.hg01345.com:惠来县| www.lainiyin.com:中西区| www.amoura2.com:弋阳县| www.kerala-honeymoon-packages.com:罗源县| www.v9176.com:安岳县| www.new-vibrations.com:广东省| www.elrincondelvideo.com:米脂县| www.fundacaoaristidesdesousamendes.com:恩施市| www.1958difan.com:乐业县| www.ylcwyy.com:怀化市| www.ynrgj.com:耒阳市| www.garanit.com:舞钢市| www.dmcpy.com:宁阳县| www.jsljl.com:昆山市| www.poengun.com:昌江| www.itmightbefun.com:高要市| www.discussfood.com:五莲县| www.1212312.com:白河县| www.mesutaydin.com:洪雅县| www.jatsgreenpower.com:万盛区| www.bjdkth.com:金湖县| www.nghethuatbongbay.com:阿拉善右旗| www.madinafrica.com:镇坪县| www.parrotfm.com:朔州市| www.rglc120.com:台山市| www.hnhuidasw.com:星座| www.sxzyfsh.com:北安市| www.tjmtw.com:崇州市| www.023mv.com:渭源县| www.headsickpinups.com:闸北区| www.addx-technologies.com:广丰县| www.yeahw.com:县级市| www.wzktly.com:方城县| www.asfjjt.com:三穗县| www.4fsy.com:兴山县| www.treatmentcenterpage.com:红河县| www.edenspringshotel.com:渭源县| www.13425690000.com:镇雄县| www.lw338.com:灌南县| www.lesblives.com:甘德县| www.alfahadtiles.com:雅江县| www.cp6990.com:黑山县| www.oranjebastion.org:裕民县| www.madinafrica.com:平原县| www.cp5586.com:沁源县| www.potap-nastya.net:平顶山市| www.desmohio.com:和静县| www.906765.com:望江县| www.champaignilmls.com:蒲江县| www.kqjcs.cn:巴中市| www.basicherbals.com:景洪市| www.xjzsxx.com:洪江市| www.torrezanefelipe.com:内江市| www.gaobaoit.com:河池市|